支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支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逐鹿煤电联营流量

发布时间:2019-11-20 16:36:52 阅读: 来源:支架厂家

逐鹿煤电联营

通过借壳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下称“中电投”)旗下上市公司漳泽电力,山西省最大的煤炭企业大同煤矿集团公司(下称“同煤集团”),于10月28日实现了电力资产的整体上市。

以中电投为代表的央企剥离火电资产的通道进一步打开,是否预示着财务状况明显好于电力公司的煤炭企业向电力领域扩展的势头将一往无前?

随着大部分省市煤改的完成,煤炭所有权基本都落在了大型煤炭集团手中,各大电力集团向上游煤炭扩张的空间正在不断压缩。

同煤集团董事长张有喜在接受本刊记者专访时表示,煤炭企业进入电力行业具有电力企业所不具备的优势,电力行业不会永远亏损,现在是抄底火电资产的最佳时机。

抄底良机

10月底,连续两年亏损的漳泽电力(000767,股吧)公布了新的重组方案。同煤集团通过将旗下4家坑口电厂和2家煤矿注入上市公司,再加上山西省政府无偿划拨的原股东所持部分股份,最终持有漳泽电力47.36%股份,接替中电投,成为漳泽电力第一大股东。

据了解,收购完成后,漳泽电力的总装机容量将达到665 万千瓦,煤炭产能150 万吨,实现“煤电一体化”。同煤集团内部人士预计,十二五末,同煤集团电力总装机容量将达到1200~1500 万千瓦,装机规模再翻一番,占到山西火电装机的1/3~1/4。

张有喜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目前绝大部分电力企业都亏损,可以以较低的价格拿到火电资产,因此是我们向下游进攻的好时机。”

据本刊记者了解,在中国中东部电力负荷中心地区的电煤价格中,运输环节各种费用合计已占一半左右,有些地区甚至达到60%以上。

“煤炭开采成本多低于200元/吨,而动力煤销售价格维持在800元/吨左右,可见中间环节费用很高,煤电联营后,中间费用将会大幅下降,带动火电厂发电成本的大幅下降。”山西证券(002500,股吧)分析师梁玉梅对本刊记者说。

目前,国内煤炭系统控股建设的单机容量最大的燃煤机组是同煤集团与大唐国际共同投资建设的塔山坑口电厂,按照年利用5500小时计算,年发电量约66亿千瓦时。

该电厂的燃料为塔山矿原煤,通过皮带直接送达电厂。年消耗原煤320万吨,每吨可降低运输成本200元。

张有喜称,由煤炭企业发展坑口电厂省却的运输费,将直接转化为利润增长点。此外煤炭企业更加懂得如何调配煤种,可以进一步降低发电成本。2010年塔山电厂盈利1亿元,预计2011年可以盈利3亿元。

张有喜认为,长远来看,不排除煤炭供应格局发生改变,煤炭企业向电力扩张,通过延伸产业链规避行业风险。

“公司内部高管对于做大火电最初也有分歧,但我们最终一致认为应该未雨绸缪,早作布局。电力行业不会永远亏损,而煤炭企业不可能永远只卖煤。”

截止目前,通过并购漳泽电力、运城电厂以及自建电力项目,同煤集团对4家电力公司投资总额133亿元,合计装机总容量达到3140MW。张有喜表示:“电力未来是同煤的第二主业。”

政府推手

煤电联营政策提了很多年,但由于卖煤的丰厚利润以及大规模电力项目审批严格,造成煤炭企业缺乏向下延伸产业链的动力。

据同煤集团大股东信达集团内部人透露,同煤集团最初的收购方案中本来只有4个坑口电厂,但后来考虑到资本市场的接受程度以及平衡各方利益,最终才决定又装入了两个煤矿。

山西一直号称煤炭大省,但煤炭产业链却非常短,基本只到卖煤这个环节。2005年底,山西全省的火电装机容量仅为1800万千瓦。

2010年,山西省委托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公司编制完成了《山西煤电基地外送电规划研究》。该规划根据山西资源禀赋,在晋北、晋中和晋东三大煤电基地,提出了晋电外送的初步建议。

按照山西省的“十二五”能源发展规划,山西将进一步加大晋电外送力度,新增的5000万千瓦电力装机容量中,外送的就占3000万千瓦。

山西还将加快建设特高压电网,以期向山东、江苏、湖南、湖北等省,实现大规模、大功率、远距离、低损耗送电。目前,山西已与这些省份签订了“晋电外送”协议。

“ "卖电"意味着山西将在未来几年内,建设更多的电厂,目前山西的电力项目越来越多,一些比较大的项目已经上报国家发改委。”山西省经济与信息委员会一位官员对本刊记者说。

同煤集团是山西省最大的煤炭企业,旗下4个坑口电厂都实现了盈利。“我们是第一家煤炭企业实现电力资产上市的,未来还希望通过资本市场融资,进一步做大电力产业。如果实践证明我们的模式是成功的,就会有更多的企业效仿这种模式。”张有喜对本刊记者说。

主角之争

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正在全国范围内争夺煤炭资源。

有业内人士告诉本刊记者,目前,随着各省市煤改的推进,电力企业向上游控制煤炭资源的空间在逐渐压缩。

截至2010年底,中电投控制的煤炭产能达7275万吨,华能控制的煤炭产能为4772万吨;大唐为1300万吨;华电为5000万吨。

该业内人士说,这个规模的煤炭产能完全不能满足电厂的需求。

以华电集团旗下华电国际(600027,股吧)(600027.SH/01071.HK)为例,华电国际2010年全年公司实现火力发电量1300亿千瓦时,煤耗高达7000万-8000万吨左右,而目前已经拥有的煤炭产能只有500万吨,煤炭自给率在6-7%之间。

按照上述发电集团的煤炭扩张计划,2010到2015年电力集团控制的煤炭规划产能年均增速要达到近30%,到2015年煤炭自给率要达到40%。

“这个目标很难完成,煤炭资源都掌握在地方政府手中,电企控制煤炭资源的阻力非常大。”中电投一位地方电厂负责人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

“在煤价不断上涨的情况下,煤炭市场前景被看好,没有地方政府情愿出售煤矿。此前电力集团拿到的不少煤矿都是收购的私营小煤矿。” 上述中电投地方电厂负责人说。

国网能源研究院经济与能源供需研究所朱发根博士认为,即使电力企业搞定了当地政府,通常最终拿到手的也都是一些贫矿、老矿,属于鸡肋资源。

此外,由于“卖煤”和“卖电”盈利能力的差异,电厂控制煤炭资源后,无法停止卖煤赚快钱的冲动。

事实上,2009年,通过煤炭销售,中电投实现利润11.76亿元,同比增长40%,已成为其重要的利润增长点。

据本刊记者了解,资金偏紧的压力也对电力公司向上游扩展形成掣肘。

来自中电联的数据显示,五大电力集团2011年1-5月的资产负债率均在80%以上。

另一层面,从坑口电厂的实践来看,煤企和电企合作的磨合成本也很高,而坑口电厂目前大多难以为继。

坑口电厂是为降低煤炭运输成本,直接将电厂建在煤矿上,但据本刊记者了解到,坑口电厂以较低的价格拿到煤炭后,煤矿上用的电价却还是统一电价,让煤矿觉得自己很吃亏,不愿意卖煤给坑口电厂。

“如今大多坑口电厂实际并没建在矿上,真正建在矿上的坑口电厂少之又少,由于附近的煤矿都不愿意卖煤给附近的电厂,这些坑口电厂多数都自生自灭。” 朱发根博士对记者表示,“坑口电厂大多数还是电厂经营的,跟煤炭企业的矛盾得不到调节。”

朱发根博士认为,实际上,煤炭企业掌握上游资源,它们向下游扩张其实更有优势。

“电力行业长期垄断在几大电力集团手中,门槛高、立项难、不易进入,2007年以后国家火电项目核准放缓,未来只会更趋严格。对于煤炭企业来说,只能通过收购才可能进入电力行业。”同煤集团一位不愿具名的内部人士对本刊记者说。

“几大电力集团自身也在各省市拼命抢占市场份额,上马大规模机组项目,谁也不甘愿落后,他们选择剥离的火电资产,大多是盈利能力特别差、发电成本高昂的老机组。煤炭企业接手面临着较大的风险。”上述中电投某地方电厂负责人对记者说。

肉色丝袜

情趣丝袜

美女翘臀图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