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支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高管频落马通信业拉开反腐大幕

发布时间:2020-02-11 03:56:57 阅读: 来源:支架厂家

继中国移动原副董事长兼执行董事张春江被双规,中国移动人力资源部总经理施万中“请去”协助调查后,有消息称中国移动四川公司数据部总经理李向东携4亿-6亿人民币潜逃后被抓。一向被称为相对透明的通信业再次招致“祸水”,对此,有专家称通信腐败既是个人造成的,也和企业内部管理制度不健全、监督机制缺失等原因有密切关系。

一向被称为相对透明的通信业再次招致“祸水”,并为坊间热议。

近日,有消息称原中国移动无线音乐基地负责人——中国移动四川公司数据部总经理李向东携4亿-6亿元人民币潜逃后被抓。对于传言,中国移动和四川移动都没有给予正面回应,只是表示此案已上报中国移动总部纪检部门进行调查。3月29日,原四川移动建设中心总经理陈健骥接替李向东留下的空缺。

按照通信业知名观察家项立刚的认为,实际上李向东在事情披露一周多以前就已失踪,但直到移动音乐基地任命了新的领导人,此事才浮出水面。据称,未来对于三大运营商的数据部门及相关联SP会成为审计署的调查重点。

数据业务成腐败重灾区?

“通信行业相对还是很透明的,”在得知记者采访“通信反腐”话题后,通信专家马继华出言显得尤为谨慎。

他认为透明要从两方面讲,“首先通信行业的市场化的程度很好,虽然也不能说里面没有各种裙带关系等影响,但大多数的采购都还是能够公开招标,社会关注的程度也很高,为电信企业服务的上下游产业也相对规范。”

其二,通信企业的管理相对规范,审批流程非常严格,除了个别方面因为特殊情况会出现管理漏洞,多数管理还是非常到位的,有一定的腐败问题也是在低浓度上。

只是,继中国移动原副董事长兼执行董事张春江被双规,中国移动人力资源部总经理施万中“请去”协助调查后,李向东也成为了“低浓度”中的一分子。据了解,李向东本人是中国移动建于四川的无线音乐基地的创始人,失踪前是四川移动公司数据部总经理、无线音乐运营中心总经理。

中国移动的无线音乐基地,位于四川成都高新西区,其服务于31个省份的4.04亿移动客户。无线音乐业务是中国移动在增值服务中除短信外最重要的收入,一向被集团所重视。

另外,从争取无线音乐基地项目,到今后的具体运作,李向东都是主要操盘手之一。2004年,李向东在韩国看到手机彩铃业务的成功,开始向集团申请在成都建立中国移动音乐基地;2005年6月,四川成都无线音乐产品基地正式建立;2006年通过跟春晚合作,无线音乐基地广为人知;到2007年,基地的产值达140亿元。

据中国移动3月18日公布的2009年年报中透露,其增值业务收入1311亿元,其中无线音乐业务收入持续超过人民币百亿元。

孰不知,丰硕成果的背后是反腐风暴。通信业知名观察家项立刚明确表示:“李东向不是第一个,也绝不是最后一个,他很可能是一场反腐风暴的引爆点。”并且他认为,针对电信业出现的问题,国家有关部门很可能会开展专项工作,打击电信运营业出现的犯罪,预计数据业务、采购等领域是关注的重点。

凭借多年来的观察,项立刚判断,电信业移动数据业务是一个水很深的地方,并且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隔着的只是一层窗户纸。“随着对于SP(SP指增值业务)的整顿,大部分SP都受到了打击,很多SP半死不活,但是却有一些SP在整顿的过程中还活得非常好,一些SP依然违规,一些SP背后都有有实力的人物,这差不多也是公开的秘密。”

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有知情人士甚至调侃道:“做SP一年公司赚几个亿,一点投入没有,只数钱。”在上述人士看来,SP无论违法还是合法,都大有市场可做。

据此,有分析人士认为,正因为如此,很多SP并不在业务上下功夫,而把找对人、送出钱作为发展之道,而运营商对一些SP在监管上的放手,在业务上的照顾,导致大量的增值电信业务存在同质化、缺少创新的同时,一些不健康的内容也渗透其中并屡禁不止,被社会广为诟病。

另外,此前已有报道称,国家审计署专项审计调查组已进驻广东移动开展专项审计调查,要求广东移动各合作伙伴填报2009年末资产总额,以供审计署统计调查。

知情人士透露,实际上国家审计署并非只调查广东移动合作的SP资产情况,而是同时调查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三家运营商的合作SP情况。运营商向各SP发了相关通知要求配合,一些SP企业已经接待审计署人员,并直接向他们提交相关材料。

据了解,一些运营商的数据业务部门领导利用手中职权,参与到SP的经营活动,或给SP投资,或持有SP干股,从中收取好处费已成业内公开的秘密。分析人士认为,通信业反腐风暴在所难免。而在通信专家马继华看来,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在行业的变革期间,个别处在敏感产业链上的人员会被特别关注,这也正常。而他所谓的变革时期是指:一个是企业发展不平衡,需要采取市场化的手段在发展中寻求新的平衡;一个是目前的运营商高层主政多年到了该变动的时候了,下一代运营商的高管正处在确定人选的敏感期。

“而这也成为反腐败的诱因。”马继华考虑后说道,采购环节是所有企业最容易的腐败阵地,所以运营商往往两三年就必须要轮换这个岗位的。

除此而外,一位不愿公开真实身份的受访者还谈道:数据业务因为利益链复杂、产品丰富,特别是牵涉到很多合作商,所以也会成为腐败高发地带。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该人士透露数据业务的腐败问题也只能查到这里(意指高层)为止,不可深入。究其原因,该人士却只称“内幕”,随后笑而不答。

管理不善导致腐败漏洞?

那么,巨大的腐败是什么原因所致呢?

中国通信学会会员、资深电信分析师李皞博士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强调:“通信腐败既是个人造成的,也和企业内部管理制度不健全、监督机制缺失等原因有密切关系。决策权、批准权、监督权和制约权集中于一人的国有机制,存在巨大的腐败漏洞。”

在他看来,通信腐败细分原因有很多,主要是内部单位多、银行户头多、财务分散、资金分散、漏洞多,财务中心没有对企业全部资产实行统一管理、统一运作、统一银行户头、统一收支结算……没有建立操作环节上清晰的管理监督制度,没有建立长效制度避免企业相关负责人而擅自决策。

而事实上,无论是中央监管还是行业整顿早已开始。

在中央纪委、监察部召开的2009年度纪检监察机关查办案件工作新闻通气会上,中央纪委常委、监察部副部长屈万祥曾指出,张春江、陈同海等一批大型国企老总相继落马将整体推进国企反腐。经记者调查还发现,某通信企业的地方分公司也早已明文规定把反腐倡廉建设放在了第一位,相关部门规定:加强移动通信企业反腐倡廉建设,必须把加强思想道德建设特别是反腐倡廉教育作为第一道防线,抓住廉政教育的“关键点”,有针对性地增强移动通信企业党员干部的自律意识。

另外,针对SP的整顿也不乏举措。据上述专家李皞回忆,“2006年的行业大整顿,集团移动,大打出手,从新增值产业刷了一遍,小的SP几乎全军覆没,几万人的SP人失业了,缩编的缩编,撤离的撤离,行业从新规范,数业从新规范了行业规则。”但是遗憾的是,风波过后,并没有把这个时期隐藏在行业巨大的黑点、暴力点、血腥挖掘出来。“增值业务行业的原有的心态,几乎影响了一代人的心理在一段时间内,没有办法扭正过来。‘抢钱,还想抢钱’在充满着暴力与欺骗,不平等的增值扣费,垃圾短信、几乎成为每年3·15投诉的重点,也是每年消费者投诉排行榜之首。”

依李皞来看,从2000年以来移动数据业务就立下了汙马功劳,它拯救了互联网产业,“我们看看网易、腾讯等上市公司,在2000年都已到了濒临倒闭垮台的危险境地,而移动数据业务,电信的增值业务,让这些短信、WAP业务,把他们从死亡的濒临线中拉了回来。”而今,移动数据业务又成为腐败的高发地带,无疑迎合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句古话。

除此而外,有分析人士还一针见血地指出,李向东此次恶性事件充分暴露了中国移动业务管理方面的巨大漏洞。李向东在无线业务产业链上的绝对话语垄断权,为其留下了巨大的弹性空间。而通讯行业目前普遍的基地化运作模式也非常值得推敲。

基于此,李皞大发感慨:希望李向东一事只是一个雷管,引爆这场风暴,让暴风雨来的更加猛烈一些,让这样的风雨成为“扬正气、促和谐”的行业典范。

唐诗宋词鉴赏

柚木提娜种子

羽田爱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