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支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北京房山刘济大墓的六个疑问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1:54:02 阅读: 来源:支架厂家

上周六上午,北京房山刘济大墓“2013考古成果发布会”进行了电视直播。壮观的古墓、奇特的墓志、精美的文物……呈现在千家万户的电视机荧屏前。对于普通观众而言,它们是怎么被发现的?这些发现意味着什么?“重要”在哪里?它们的背后有着什么样的故事?这些恐怕是更令人着迷的。

“why”——为何考古发掘

房山区长沟镇坟庄村,距北京市区约56公里。2012年7月,一队勘探工人正在炎炎烈日下挥舞着“洛阳铲”。为配合北京文化硅谷建设,按照相关规定要先期对这里进行地下文物勘探,也就是房山区副区长在电视直播中说的“要动工,先考古”。

探着探着,一位探工的铲子“当”的一声打在了距地表半米多深的石头上。这在勘探过程中是常有的事情,所以也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但随后大家发现,这片“石头”分布的范围很广。待到将它的形状绘制成图,人们才明白,原来这是一座“五室一厅”的墓葬。“坟庄”村这次真的发现了大墓。

古墓确定了,但它是什么朝代的并不清楚。结构如此复杂、规模如此巨大的墓葬在北京是不常见的。为了配合施工建设,考古工作者对它进行了一年多的考古发掘。

“what”——发现了什么

墓葬中有没有机关暗道?有没有珍贵的宝物?考古人员的回答是——前者真没有,后者可以有。

墓葬主室放置有仿须弥座式的石棺床,由6层石条拼合砌筑而成。每层形式各异,或浮雕金刚脸及瑞兽造型,或彩绘莲花及牡丹图案形象。石椁中部雕刻有“仿木结构假门”,浮雕出门框、门簪、门扇及乳钉、门锁等形象,并施以彩绘,尤其门锁上贴金的装饰手法,令人叹为观止。

汉白玉质长明灯由灯盏、灯柱及灯座三部分组成,装饰有浮雕莲花造型及线刻牡丹纹饰。通体彩绘汉白玉文武官石俑,雕刻线条流畅,五官生动,帽服刻画细致。

陶瓷器主要有白釉瓷碗、白釉唾盂、澄泥抄手砚等。唾盂通体施白釉,造型端正,胎细腻坚硬,釉质细润光滑。玉、铜、铁等文物包括白玉花卉纹饰件、万字纹玉饰件、绿松石饰件、铜甲片、铁甲片等。

玉石器分为滑石型玉器和透闪石型玉器两类。前者以生肖题材为主,体积较小,生动而富有情趣。后者的原料有可能来自新疆和田地区。

玻璃器分为高铅硅酸盐玻璃和钠钙硅酸盐玻璃两种。后者很有可能是借助于丝绸之路,从罗马地区通过中外贸易、经济和技术交流,传入幽州地区。

墓葬壁画内容主要包括乐舞表演、家居生活、彩绘建筑、侍女、动物、植物……描绘了当时的生活习俗、服饰特色、娱乐方式与建筑风格等。

“who”——墓主人是谁

墓的主人是谁?墓志是回答这个问题的钥匙。据墓志正文,主人是史上有载的唐代卢龙节度使刘济(757年-810年)和夫人张氏。

刘济从小聪明异常,深得父亲喜爱,被送到长安求学。这名官二代不负父望,考中了进士,他的幕府中集聚了大量当时的著名文人。

他还是位战功卓著的武将。当上节度使后不久,勇猛的奚人(北方的一支少数民族)不时从大草原上驰来,侵扰幽州北部边境。刘济率军迎击,穷追千里,直至军都山,斩首二万人。后来奚人卷土重来,袭掠檀州、蓟州北境,刘济会合其他军队再次把进犯的奚人打得大败。

刘济笃信佛教。他舍宅为寺,建了现在西城的崇效寺。1100多年后的1950年,在著名书画家叶恭绰(民国时期曾任交通总长)的建议下(他的另一大功绩是保护了西四的万松老人塔),崇效寺的牡丹被移到了中山公园,成为园内名景。

刘济还在云居寺刻石经五百余卷,巨制佛典《大般若经》就是他下令刊刻的。在云居寺的历史上,应该记下他的名字。

有人说过,成功男人的背后必定有一位支持他的女人。他老婆张氏的事迹虽然未见诸史料,但志文中却诠释了她。

张氏曾获得三个封号:蓟国夫人、蓟国太夫人、燕国太夫人。三个封号伴随着这个女人的一生。

蓟国夫人,刘济生前张氏谨守“五常四德”,贤良淑德,因此受封。

蓟国太夫人,刘济暴毙后,军队大乱,人心浮动,在何去何从的危难关头,张氏临危不惧,召集众人,做了大量的安抚工作,坚决支持她的儿子刘总继任幽州卢龙节度使,使幽州恢复平静,支持刘总继续服从中央。

燕国太夫人,此封号为张氏去世后追赠。张氏“栖心释教”,普济贫困,广开善门,仿效老公生前舍宅兴建崇效寺之举捐资修葺寺观。

“元和八年五月二十一日”,张氏因久病不愈,“薨于幽州官署之正寝”。

“when”——他们生活的时代

墓志没有揭开之前,考古人员对这座古墓的年代并不确定,只是一度猜测它是金代的。理由之一是这样大型的墓葬非常人所及,史载金代海陵王完颜亮被废为“海陵庶人”后,他的尸骨草草改葬于距云峰山金陵西南40里的荒野中。而坟庄村距金陵恰恰40里。理由之二是墓葬的后室发现了几枚金代的大定通宝铜钱。众所周知,后朝人可能收藏前朝的物品,所以尽管还有“开元通宝”的唐代铜钱,但似乎更让人怀疑这是金代墓葬。

然而随着墓志的发现,金代古墓的猜测被推翻了。不过,唐代古墓里为什么会出现金代的钱币呢?

据史料记载,刘氏家族的显赫从唐朝持续到了金朝。因此有人说,墓葬里的金代钱币,是后世子孙留下的。但墓室自从墓主人下葬之后就完全封闭,子孙祭拜也只能在外面进行,所以还有人推测金代钱币是盗墓者光顾之后“赏赐”的,以求盗墓之后不走背运。这个问题至今还没有确切答案。

“where”——何方人氏

刘济在任时统辖范围涵盖今天的北京全境、河北北部、天津大部及辽宁西部地区,范围很大,是唐代河北三镇中实力最强的藩镇。刘济虽在藩镇,但心向中央。他在位二十六年,是镇抚边疆及藩镇极其重要的军事力量,对维护中央政权的稳定,起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他的家族累居幽蓟一带,按照族谱来排的话,刘济应是中山靖王之后,跟刘备这一支有血缘关系。刘氏家族世代出高官,辽代的宰相刘六符等人就是他们的代表。从中唐到金世宗时期,300多年间刘氏家族一直兴盛不衰,是北京地区的大族,堪称幽燕“土豪”。

同老公家相比,老婆家族也不逊色。张氏是清河人,曾祖父为“陇州刺史”,祖父为“剑南西川节度兵马使”,父亲为“左领军尉大将军”。更早的先祖张开地,先后辅佐韩昭侯、韩宣惠王、韩襄王三代国君。其子张平,辅佐韩厘王、韩桓惠王两代国君。张平的儿子张良,是汉高祖谋臣,汉朝的开国元勋之一,与萧何、韩信同为“汉初三杰”。他的后人张岱,东汉末年曹魏时任太山郡太守,其父张协。

《新唐书·宰相世系表》有载:“清河东武城张氏,本出汉留侯良裔孙司徒歆。歆弟协,字季期,卫尉。生魏太山太守岱,自河内徙清河。”

墓志中的记述与《新唐书》中内容相合。清河张氏后代任官者众多。唐代张文瓘、张文琮兄弟及子侄五人,皆官居三品以上,俸禄累超万石,有“万石张家”之誉。唐高宗时,考定四海望族,遴选十姓望族为“国柱”,清河张氏位列其首。天下张姓出清河,此言诚不为虚。

“how”——考古发现告诉了人们什么

已故的著名考古学家俞伟超先生曾说过:“历史已逝,考古学使它复活”。刘济墓的发现告诉了人们什么?

墓志的作者是刘济的次子刘总。在《旧唐书》及《新唐书》中,都把他刻画成“性阴贼,尤险谲”之人,被史官所诟病。但在张氏墓志中,记述的刘总却完全是另外一种形象。

“唐忠孝名臣总,上纂嗣事之庆,下锡燕土之祐。生人蒙其拯赉,百灵荷其诚明。忠戴圣朝,栋梁方夏。”张氏病重时,“虔诚寝膳,食未啐而不进,药未尝而不饮。”“冠带不解,连宵达晨。”诚谓“孝嗣”。张氏病逝后,“仆射(指刘总)攀号诉天,泣下成血。”“丧仪哀节,克叶于礼。”

刘总对其生母,确可谓孝,然诸多诚孝之举、守节奉礼之行仅见于此墓志铭,与史籍所载迥然有异。在其殚精孝母的溢美之词镌于刻石之际,亦有弒父杀兄之恶丑行径载于正史,思之令人悚然。

比较一下刘总父亲和母亲的墓志,就能看出问题。母亲墓志不仅石材选料优质,规格远超同侪,还采用浮雕、彩绘加以修饰,“伐石篆金”。相比之下,父亲的墓志可以用“寒酸”形容。

刘总母亲族属清河望族,出现如此精绝墓志可解释为彰显其家族声威。然而他刘家家族显赫也不差。所以专家推测有可能是刘总出于弑父杀兄的怀愧之情,在母亲身上极尽孝道。此外,刘总毒死他爹后一个月就仓促下葬,而母亲死后半年之久才下葬,也让他妈妈的墓志有了更充分的准备和修建时间。

史书记载刘济至少有三子,除刘总外,还有刘绲和刘约。墓志铭对这兄弟俩未曾提及,显然是刘总的刻意掩饰。也难怪,哥哥是被他一顿乱杖打死的,他对弟弟也不“感冒”,也就不用提了。

塑料管夹价格

湿巾批发

全自动豆腐机

炭黑分散剂

相关阅读